资讯

  资讯中心

年终总结:2020的8个趋势、3个洞察、1种信仰


充满期待的2021年已拉开序幕,我决定为2020这一年中值得思考和回味的事情做个总结。桥水基金创始人瑞·达利欧说:如果你不觉得去年的你是个蠢货的话,说明你进步慢了。2020年的红人新经济领域,究竟经历了哪些有价值的改变和进化?

在我的记忆碎片中,瞬间涌现了下面8个趋势热点:1、“后浪”崛起;2、明星红人化;3、新国货;4、宅经济;5、社群卖场;6、下沉市场;7、红人算法化;8、CEO带货。

再将上述8个碎片关联起来,清晰呈现了3个行业洞察:1、“去中心化”是大势所趋;2、品效合一是必然选择;3、“红人”职业化,“职业”红人化。

收集碎片,遵循规律,知行合一,我们渐渐踩准了时代趋势。没有预约,时代的机遇也不用刻意安排。

约翰·列侬有一句话:“所有的事到最后都会是好事。如果还不是,那就是还没到最后。”史蒂夫·乔布斯作为约翰·列侬的狂热粉丝,在执掌苹果公司的那些年里,将“长期主义”一以贯之。

什么叫长期主义?“长期主义”的英文叫Long-termism,在我的理解中,就是不赚“短期的钱”,不接受“无战略的盈利”,产品被视作“价值观和信仰的载体”。

8个趋势热点,3个行业洞察,和长期主义信仰,作为我这里复盘2020的基本脉络。

如果还没有把复盘、反思当作习惯,也许你的工作还没正式开始。行动时尊重未来的自己,复盘时尊重过去的自己。

01、盘点2020年的8个趋势热点

有人用一句话回顾2020年:“我们无数次凝视深渊,也无数次被深渊凝视。”我们何曾想过,某些时间买个口罩那么难,回一趟家那么难,电影院开个门那么难,奥运会开个幕那么难......

哪怕挑战多多,2020年的新经济热点和亮点仍是层出不穷。

1、趋势热点之:“后浪”崛起

2020年是一个重要时间窗口,95后、00后的年轻世代,即“后浪”们,正在形成新的流量中心。

你在抖音、B站、快手上看到的,尽是一些诸如“爷青回”“有内味了”“AWSL”“真香”这类新词,类似李子柒、朱一旦、华农兄弟这些网络红人,不断创造很多新的、有趣的东西掀起了“后浪”们的热情。

“后浪”们眼中的有趣,是随心、随喜的。比如,华农兄弟在院子里宰杀动物,一只公鸡无意中路过,进入了视频画面,观众们一看,像是来送终的,于是“送终鸡”的弹幕流行起来(跟韩国演员宋仲基的名字发音一样),成为华农兄弟走红的一个标配。农村生活的平淡无奇,可以在“后浪”粉丝的筛选、反馈之下,成为一个一个传播力甚广的红人标签。

任何可以调侃的素材,刺激笑点的瞬间,在“后浪”们眼里,都可以作为话题,作为一种小众爱好,凝聚粉丝,积聚流量。他们时刻想知道,这世界上还有哪些未知的生活方式。

流量向哪里迁移,商业也随之发生变革:流量从线下转移到线上,诞生了亚马逊、淘宝和京东商城;流量从PC端转移到移动端,由于移动端可以随时在线、随处定位,诞生了美团、饿了么和滴滴;流量从四面八方向红人、意见领袖身上转移,天下秀、B站、完美日记逐渐成为焦点。

2、趋势热点之:明星红人化

2020年,很多一线红人逐渐“明星化”,部分一线红人“带货”流量远超过一线明星,有淘宝主播、有脱口秀红人主播活跃于热播综艺,受关注度都不输影视明星。

很多影视明星在疫情之前就遭遇“失业潮”了,他们不断寻求新的出路,比如主动进入直播电商领域,商业效果反而不敌那些一线红人,于是出现了“明星失业、红人补位”的声音。

影视明星是否真的被草根红人打败?这不是重点。明星主动进入电商直播间给消费品牌“带货”,已经不是新闻了。

明星带货和红人带货的消费逻辑大不相同:红人带货就是物美价廉,高性价比,邻家女孩真诚推荐;明星带货则撬动了粉丝们的“养成心态”,粉丝要支持偶像(爱豆)成长。

直播带货的最大商业阻力,大概就是“人红货不红”了。很多影视明星的粉丝量特别大,也积极尝试直播带货,但翻车的情况不少。影视明星往往太过表现自己,抢走了观众本该对产品(品牌)的注意力。

这就像演员和推销员的区别,一个推销员可以成为很棒的演员,可是演员不一定能成为很棒的推销员。因为推销员要同时做到让人鼓掌叫好,让人愿意掏钱买单。演员就不擅长做后一点,这就是隔行如隔山。

重点是让产品成为关注焦点,而不是卖东西的人本身成为关注焦点。很多重要的内容细节,建议参考我之前的文章《聊聊直播带货的真相》。

3、趋势热点之:新国货爆发

在2020年天猫“双11”成交过亿的品牌里,有16个是入驻天猫不到3年,其中大部分是新国货品牌。同时,诸如大白兔奶糖、回力运动鞋、谢馥春、百雀羚、马应龙这等祖母级品牌,也正在经历一轮复苏。按照《彭博商业周刊》的观点这背后的最大推手就是95后、00后新世代消费者,因为从2019年开始,95后和00后成了全球最大的消费群体,这个趋势会一直持续到2030年。

95后、00后是中国“正常”一代的开始,他们没有物质匮乏的记忆,也不缺机遇,所以,不用顾虑这顾虑那,而折叠自己、迎合别人,屈就周围环境。他们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做好自己。

95后、00后是“去中心化”的一代,他们眼中已经没有大众品牌、国民偶像了,他们接受信息的来源主要是社交网络、红人社群,他们买东西、看东西,几乎都会给自己打标签,将自己与芸芸众生区别开。

“后浪”们对品牌认同度普遍降低,不是品牌变得不重要了,而是品牌触达“后浪”消费者的路径不同以往了。现今,在年轻消费者的购物“决策链”中,从兴趣激发(即“种草”),到研究比价,到下单购买,最后到分享裂变,处于中心位置的,是社交APP和社交红人。绝大多数的“后浪”消费者在进入销售渠道前已经做好了购买决定,在美妆和3C数码品类,这种趋势尤其明显。

过去,品牌公司那种广告轰炸+明星代言的常规做法,依然可以奏效,但是效费比已经大大不如从前了。在这个变化中,娱乐圈也大受冲击,已经不可能再打造类似“四大天王(刘德华、张学友、郭富城、黎明)”那样的全民偶像。相反,红人主播、红人博主、红人UP主们更加契合“后浪”们的胃口。

需要更多有价值的观点,建议参考我之前的文章《说说新消费品牌》。

4、趋势热点之:宅经济效应明显

“宅经济”是2020年一个热词,新闻媒体谈了很多。“后浪”们的孤乐主义持续升级,宅起来,线上解决一切问题。

2017年,美团外卖服务了1.3亿单身“孤宅”人群;2018年,国内的游戏总用户数达到6.26亿,其中“孤宅”用户贡献了一大半销售额;2019年,天猫“双11”最受欢迎的进口商品,不是婴儿奶粉,不是高科技产品,而是进口猫粮;2020年,红人新经济迎来引爆式增长,游戏主播、红人博主UP主开始成为一种成熟职业,诸如导购、教师甚至菜农等360行纷纷“红人化”。

“后浪”们普遍有一种“孤乐主义”心态,与其在人群中委曲求全,宁愿选择自己宅起来。阿里研究院的数据显示,95后、00后人群当中,一个人看电影的比例高达54%,一个人叫外卖比例达到了33%......所以,阿里电商系统开始推一人食、一人租、一人旅行、一人火锅以及迷你小家电、自助唱吧等等。这是一种“单人的乐活模式”,更是一种新的商业布局。

这个商业生态包括远程办公(阿里钉钉、腾讯文档、华为云WeLink),网购电商(京东、淘宝天猫、拼多多),社交社区(微信、陌陌、西五街、小红书),资讯服务(头条、百度、腾讯新闻),外卖生活(美团、饿了么、58同城),娱乐视频(抖音、快手、优酷),网络游戏(腾讯游戏、网易游戏),在线教育(学而思、新东方、简书),金融理财(蚂蚁金服、东方财富)等等……

这个商业生态更是包括众多头部、腰部和精致的纳米红人,以及背后的7亿粉丝群体,构成了线上最具人气的商业流量中心。

当城市越来越大、新经济生态越来越成熟、人际交往越来越虚拟的时候,“孤独的城市动物”正在催化各种商业创新。

5、趋势热点之:社群卖场兴起

2020年,红人导购已经成为零售行业的重要武器。红人导购最关注的,是社区团购,就是围绕一个线下社区,以近距离社交为起点,来发起团购。

每一个导购员就是一个带货红人,早上在社群里推“超划算的爆款产品”用于巩固铁粉,晚上发布打折信息,定时发问候红包(现金+菜品折扣)用于培养用户习惯。

一位叫香帅的金融课红人教师,讲过一位“皮皮妈妈”,特别能干,她与附近几个小区的团长合作,没有依靠任何平台,利用微信群建立了近千人规模的“团购合作社”——他们几个团长,本身有超市采购、机场免税店、粮油食品企业的工作背景,有很多供应链资源,可以与厂商直接对接。他们每周组织团购5次左右,商品品类覆盖蔬菜、水果、肉蛋奶,甚至是羽绒服、化妆品、奢侈品包包。

传统零售的接触用户过程,是漏斗型的一级一级筛选用户,先要广泛搜罗用户,然后从众多用户里进行精准定位,找到并影响目标用户,从目标用户里筛选潜在用户,再找到普通用户,最终获得忠诚用户。

社群零售的接触用户过程,是宝塔型的一级一级影响用户,要先去找到忠诚用户,通过忠诚用户去找到并影响普通用户,通过普通用户再去影响潜在用户,最终向广泛的目标用户扩大影响。

传统零售是“越筛选越小众”,社群卖场是“越影响越大众”。

6、趋势热点之:深挖下沉市场生态

过去,很多创业者总是讲“工匠精神”,要精工细料、要死磕细节。但这是要成本的,产品贵到了一定程度,你的市场很难走出北上广深,商业的可复制性也没有了。比如,30元一杯的星巴克是无法下沉到小县城、小乡镇的。

如果你有打江山的那个霹雳手段,将效率做到感人,将价格压到骨头,从一线都市到六线县城乡镇,你都有办法搞定,让现存的、潜在的对手都怕你,那就算你厉害。

看看中国地图,查查政府官方网站,可以清楚看到未来消费市场新的增长引擎,主要来自于国内2856个“县”,41658个“乡镇”,662238个“村”,他们没有高房价或高租金的困扰,可支配收入并不低。甚至有人直言,藏在县城的万亿生意,尚未被充分发掘。

现在的下沉市场越来越好,一个卖大鸡排的本土品牌,门店数量已经超过麦当劳,一个做刨冰起家的本土品牌,门店数量也超过了星巴克。

我看,突破下沉市场的核心方法论就一句话——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拉客卖货。这个巨人就是当今中国强大的数字商圈生态。

有人认为,腾讯、阿里巴巴、天下秀、滴滴、美团都在做一件事,就是“线上商圈基础设施建设”,它们在各自的领域里“铺路”和“修桥”,而且这个“线上商圈”是没有城乡界限的。现今1美金的平均快递成本就可以通运全国,品牌也可随时随地触达8亿网购用户。超过100万的红人,透过IMS天下秀平台直线对接万千消费品牌,红人逐渐成为一种主流的且大受欢迎的新兴职业。

现今,想要开创一个新消费品牌,包括产品的研发设计、制造、物流、营销等环节,都会出现专业化的服务商。你只需要专注洞察、连接及服务好用户,将用户或者消费者变成粉丝,集中精力做品牌就好了。

哪怕你身处遥远的深山、疆域的边缘、城市的角落,只要你懂需求、会表达、能沟通,就可以打造个人IP,直连消费品牌,除了红人主播可以带货,可能一篇好文章、一张好图片甚至一曲好音乐,都可以赋能品牌,都可以带货。很多农村小哥、小镇青年、偏远地区的民宿业者,靠短视频带货赚钱,或是打农家乐广告招徕游客,已经非常普遍了。

7、趋势热点之:红人算法化

2020年9月,《人物》杂志刊登了一篇热文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,近几年来外卖平台通过算法系统压缩送餐时间,建立了一套“超时罚款”规则,使得骑手的工作难度越来越大,甚至越来越危险。

送餐小哥活在了算法里,压力很大,网络红人可能也不轻松,红人要怎么当,算法来告诉你。

2020年,几乎所有互联网平台都抛弃了按照纯时间线排布内容的算法,改用打乱时间线的智能算法推荐(最保守的微信公众号也迈出了这一步)。

比如B站首页默认就是推荐模块,哪怕用户订阅列表里的所有红人全停止更新了,也不影响消费者(粉丝)获取源源不断的感兴趣内容。

比如抖音的分发机制也变得更加务实,红人创作的内容投喂给算法,算法再分发给用户,用户不会在乎哪个红人创作的,用户只在乎自己的口味。

创业者们一定要知道,内容消费,就是当我们刷抖音、微博、微信看到内容的时候,这些消费是目前为止互联网里面最大的消费,而这些内容的源头是红人博主、主播、UP主。最终靠什么发掘其中的商业价值?

答案是,算法。

Google的商业算法,很好理解,就是用户在搜索引擎里搜过内衣,好的,网页打开之时,就会看到很多内衣的消费选择。

Facebook的商业算法,就是另外一种套路,用户可能曾在社交平台上对一个汽车产品点赞,但他的个人页面上,可能会出现完全没什么关系的度假村内容,因为平台通过大数据分析,知道你是谁,就必然需要什么。

红人新经济时代的算法策略,将红人和场景当作“广告位+新货架”。你看到的那些红人,本质上是一个个算法。

你透过直播互动的数据沉淀,清楚知道用户(消费者)的生活方式,在一种生活方式的背景下,用户想要什么,就很清楚了。

红人为什么会变成算法?

在一个时间段内,哪一个产品最好卖?哪一个定价最好卖?哪一些台词最好卖?哪一些包装最好卖?同时,如何应对直播用户的问答?怎样的问题需要怎样的台词、演示细节进行匹配?如何持续改良行为模式,提高直播效率?......

这些都是靠背后动态沉淀的大量数据,进行矫正、优化的。如何驾驭这些数据,靠的就是一套好的算法。“一线红人们”的一言一行、一个眼神,都是基于直播间人气、销售转化等等数据指标,进行算法矫正的。所以,“一线红人们”就是一个一个人格化的算法。

Google、Facebook以及红人新经济时代的商业算法,决定了用户最终会看到什么内容。

Google的推荐系统,基于用户搜索行为,包括搜索的历史记录等等;Facebook获取的,是用户的社交信息,像是居住地、性别、职业,还有用户在平台上的点赞、留言;红人直播模式获取的,是基于红人、粉丝互动呈现的生活方式数据。

搜索商业算法,瞄准你想要什么;
社交商业算法,瞄准你是谁,然后一定会需要什么;
红人商业算法,瞄准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方式,自然需要什么。

需要更多深度观察,请参阅我之前的文章《算法时代:解读客户需求的方法论》。

8、趋势热点之:CEO带货潮

2020年的消费市场,典型特征就是“看人下单”,每一个内容账号的背后,每一个红人主播、博主、UP主的背后,都是一个细分消费市场。

“后浪”消费群体主要透过社交分享,实现了基于人与人之间信任关系的购买。淘宝的直播带货,快手的达人卖土特产,小红书的大V种草,西五街的新品测评,以及拼多多的熟人推荐,都是看人下单(而非看品牌下单)的逻辑。

CEO们(甚至很多政府官员)纷纷走上一线,亲自进直播间卖货,不一定是要拿到多少销售额,更重要是,赢得需求洞察上的话语权、产业链上的主导权、公司命运的主宰权。

需求洞察方面,近年快速崛起的喜茶、完美日记,几乎都是CEO直接主管内容团队,每天都在网上跟消费者接触,沉淀了更多源于用户的意见,这就有了在需求洞察上的话语权。

尤其是那些年轻创业者,因为预算有限,会选择低成本、红人化的品牌推广,将自己塑造成为一个红人(意见领袖),把流量导向产品销售,经过多次转发、传播,这些红人CEO不仅给企业省下巨大的广告开支,也让年轻消费者觉着他们和自己贴得更近了。这个商业效果,是不能用带货金额来计算的。

产业链话语权方面,很多红人主播直接绕过了品牌,让厂家直接供货,李子柒、薇娅是这样。也有一些红人主播甚至直接绕过厂家,自己做供应链。

多年以前,比尔·盖茨曾经表示:”要么电子商务,要么无商可务。“可是,现在已经不是B2C了,而是直接绕过商家,从供应商那里买东西,甚至自己做供应链。红人直播带货给电商运营效率,带来了革命性的升级。

组织动员方面,CEO亲自直播卖货,也是要赢得公司命运的主宰权。这给人一个清楚信号,“老板都直播带货了,这么拼,你为何不积极跟上?”这不仅是一种广告效果,更是一种“全员营销”的动员能量。

总体看来,CEO主动直播带货,主动参与内容创作、与粉丝(消费者)对话,这种迅速收集消费需求、汇拢资金、按需生产、分发商品的模式,效率远高于传统电商。

可以预期,未来红人直播带货将会成为新消费品牌的新常态,而CEO直播带货也将成为给公司“立人设”的一种灵活方式。需要更多内容细节,请参阅我之前的文章《董明珠直播带货20万,其实是赚到了“2个亿”》。

02、面向2021年的三大洞察

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纽斯林·福尔哈德说过:“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收集到足够数量的碎片,并努力积累到这些碎片之间的关联性。”

华为轮值CEO徐直军直言:“经验是华为最大的浪费。”不要轻易放过一段经历和经验,如果能够从每一段经历和经验中沉淀一点未来可能用得上的思考,积累下来就是大智慧。

2020年的趋势热点当中,可以呈现三大洞察:

1、流量“去中心化”是大势所趋

去年疫情期间,物流受阻,电商平台的效率发挥不出来,“社区团购(红人导购)”进来补位;孩子上学的节奏受影响,红人教师(和助理们)可以P2P(一对一)进行辅导;公司难以集体办公了,小团队一个个可以自行组织工作任务,即“去中心的自组织”......

红人新经济领域的“去中心化”,十几年来是一以贯之的。十几年前的红人,主要是传统媒体(营造出格事件)催化走红的;后来,有了博客、视频网站,你要走红还得靠平台的编辑优先推荐;有了社交媒体,诸如Papi酱、雪梨等人,靠生活调性走红;现今,大量红人主播承接了短视频和直播兴起的势能,比如李子柒、手工耿、李雪琴,主要靠优质内容走红。

红人新经济本质上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呈现方式,除了红人、意见领袖之外,某个物品、某个品牌、某个地方、某样美食、某一首歌,甚至某个虚拟形象都可以成为红人主体,进而与粉丝建立起稳定关系,促进了消费变现。

什么叫“去中心化”?我举两个例子:

过去,村里就你家有一部固定电话,好的,你家很快成了村里与外界联系的中心节点;现在,人人有一部智能手机,人人都成了信息节点,那个连接效率是不可同日而语的。那么,最有价值的就是那个掌握大家联系方式的人。

你上视频网站下载电影,你要下载的那个电影,并不是存在视频网站的服务器(中心平台)上,而是存在无数人的电脑上。视频网站只是维护了一张列表,上面记录着:谁的电脑上有哪部电影,当你的电脑要下载一部电影时,会自动查一下这张列表。那么,最有价值的就是那个掌握大家资源列表的人。

去年,我们公司被“百万红人”送上A股主板市场。天下秀不是中心化的商业强权,而是掌握了红人资源列表,进行“去中心化的商业赋能”。

据克劳锐《2020年中国红人发展年报》显示:综合了微博、微信、抖音、快手、小红书、B站、淘宝直播数据发现,2020年粉丝量大于1万的红人数量已经达到了900万+,而这些红人日均产出内容数量达到了3750万+。

为什么品牌需要我们?因为品牌需要在正确的时间、正确的场景,连接正确的红人,以正确的传播方式(文字、图片、视频)出场。

为什么红人需要我们?因为红人也需要在正确的时间、正确的场景,连接正确的品牌,释放商业价值。

这么多的“正确”搭配在一起,就需要有大数据和算法进行精准匹配,而我们就提供了这样一种能力。

2、品效合一是企业的必然选择

过去的品牌公司会有一个基本考量:营销推广、品牌运营是两个维度的,(营销)追求销售效果or(品牌)追求企业调性?预算该怎么投,怎么平衡这个比例?长期以来,是非常伤脑筋的。

2020年则是实现品效合一的关键一年,其中的重要变量就是红人。

红人就是把“粉丝”还原成“消费者”的那个物种。品牌则千方百计找到最合适的红人帮忙。

为什么红人商业(红人广告+直播电商)可以促使品效合一的加速到来?背后有两个核心逻辑:

一是效果革命:红人增进了交易效率的空前提高,过去,从产品到消费者,要经过多层渠道商、经销商,到零售店,最后被消费者看见,决定会不会买,这是一个很长的决策链条。过去的交易方式,付款需要输入密码,网银需要用 U 盾来支付,现在这些步骤都省略了,刷个脸就行了,甚至可以免密支付。

现在,从产品到消费者,只需要一个直播间,只经过一层物流。除了消费链条大幅缩短,供给和需求之间的连通效率大大提高了。如今所有的直播带货,从带宽、运算、支付、成交,到最后的朋友圈发文炫耀,一个人从决策到购买的链路缩短到3分钟之内。这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完全没有过的。

二是品牌革命:红人作为现今最重要的内容生产者,是广告位+新货架的完美合体。本质上,一切的表达都是文案,一切的产出都是创意,一切的产品和品牌都是内容,一切的内容都是广告。

近几年来,消费品牌纷纷借助红人流量,给自身品牌进行“人格化”赋能,要使消费者不仅仅将品牌当作一个僵化的标签,而是一个可交流、有温度的人格IP。

商业的本质就是消费者的注意力在哪里,产品就在哪里。聪明的品牌越来越清楚,能支持自己走得更远的其实是粉丝,而不是哪个标签或者LOGO。

3、“红人”职业化,“职业”红人化

2020年,是红人职业化、职业红人化的重要一年。

无论你是什么学历,什么出身,什么背景,你喜欢什么,擅长什么,你都可以把自己摆在网络平台上,被所有人看见。比如有很多五星级酒店大厨,因为有一门烹饪的手艺,通过短视频教会更多人做家常菜;也有很多优秀的老师,把黑板搬到了网上,做更广泛的知识普及;还有医生、化妆师、心理学家、装修工人等等,在网络上分享自己的专业经验,获得很多人的喜爱。

红人的“准入门槛”确实不高,只要你有手机,注册一个账号,就可以开始发视频,开直播。但还有一个事实是,步入社会之后,我们说一个行业,一份工作的“门槛”高低,不仅体现在“准入门槛”,更在于职业化。

什么是职业化?不是在工作技能上有多高超,而是你学会把自己的生活人格和职业人格分开。在合适的地方,合适的时候,扮演合适的角色。

任何人把自身的优势发挥到极致,都可能成为焦点。但是,能不能长久在里面待下去,能不能胜任这份工作,背后仍需要有专业化的技术(数据、算法)引导。前面讲过,算法可以教你怎么做好红人?

算法之外,更重要是你要用自己的本心与这个世界碰撞。你随意的一个感受瞬间,分享一首曲子,或者发一条微博、朋友圈、小红书、抖音,都在向身边的人传达着你平凡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可能被人忽略,可能被人厌烦,也许,也许,你也会被人喜欢,被人关注,被人模仿。只要你是认真的,世界上总有一直喜欢你的人。

那些一直喜欢你的人,就是你的价值观同盟,你也可以成为他们的品味代言人,这也是红人的核心本质。人人都有机会成为红人,无疑你也可以,流量和效果不用花钱买,你的口碑和影响力会自然扩散,成为你的私域流量。

给自己的观点找到知音,让自己的(内容)产品遇见懂你的人,这是“红人”职业化+“职业”红人化的内在本质。

03、1种信仰:为什么新经济公司要做长期主义者

所有的美好都是与你环环相扣的,只是需要时间。

复盘2020,进击2021,但是我们不会忘记,把时间和信念投入到能够长期产生价值的事情上,我们始终是长期主义者。

我的理解当中,长期主义不是一个策略选择,不是你想要什么,不是你赌现在收获or未来收获,而是一种绕不过去的必然坚持。

1、唯有长期主义者,才能踩准风口

我说唯有长期主义者,才能踩准风口,可能有点反直觉。

你看2020年的直播电商引爆行情,从红人到明星、企业家、店主店员,无人不直播,无商家不转型迈入直播电商,大家都要抢这个风口,但真正赚钱的是极少数人。

你以为红人主播、直播电商是“风口上的猪”,但最先被风吹起来的,一定是长期主义者。这个领域人家已经深耕十几年了,以前默默无闻,现在终于成功了,你说风口来了,可是,风口就是人家做出来的。

红人,是消费品牌与消费者之间的最高效连接者。但是要高效实现这个连接,并不容易。你要高效匹配红人与品牌,就要有最完整的红人资源清单;你要精准找到人、货、场的优化组合,就要对红人价值合理评估;你还要有专业的红人孵化机制,以及针对不同需求建立传播矩阵、策略组合,这都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和沉淀。

我们去年获得了不错的发展成就,你觉得这是站在了风口上,但是背后十几年的长期准备,很少有人看见。

很多看起来像是风口的东西快速到来,那些没有准备的人,或者没有考虑好的人,或者盲目去应战的人,他一定会尝到非常多的失败。因为任何行业机会都是螺旋进化的,一边发展,一边洗牌。

2、长期主义是反人性、磨心智的

真正的长期主义者专注做一件大事,而这件大事一定是一直默默取得进展,这个过程是反人性、磨心智的。

“股神”巴菲特总是把自己的投资策略(长期投资、价值投资)开诚布公,贝索斯有一次忍不住问:“你的策略这么简单,为什么大家不照抄你呢?”

巴菲特的回答耐人寻味:“因为没有人愿意慢慢变富。”人性啊,显然更喜欢见效快的努力。

长期主义者多年专注一个细分领域,不敢越雷池一步。日本人建筑做得好,日本水泥有100多种。法国人面包做得好,法国面粉有100多种。你离开专业,就所知有限了,不能总听人讲故事,那些讲故事的人大多是业余的,他们的故事也只是科普水平。

有人问我,我公司为何不签约、捧红一些自己的红人?我说:“我公司没有红人,也不去签约和捧红某一个红人。但我有红人大数据平台,做了亚洲范围内的自媒体排行榜,甚至教红人怎么成长。这是我们作为大数据公司、平台公司所应该做的事情。”长期专注,其实是最磨练心智的。

坚守是最不容易的,做好一个企业需要10-20年时间。如果你想做到极致,可能需要30-40年时间。一个堪称伟大的企业,必须要有50年以上的历练。

在我关注的领域里,基本十年能有一个结果都算比较快了。

总结

最后,我想再重复一遍:“很多关键时刻,会有一些运气,比如当下的直播电商热潮,但都不会影响大局。你要保持长期的集中心力建立护城河,也就是那些改不了、夺不走、丢不掉的东西。

真正的长期主义者,不管潮起潮落,人来人往,这些长期不变的东西,就是你公司的基本盘。”

友情链接

  • 德普优化
  • CQASO
  • 爱尚广告联盟
  •  
    QQ在线咨询